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逍遥津街道四送一服助力企业复工复产,辖区企业捐赠物资难表感谢

2020年06月23日 09:53

捐物捐资 助力幼儿园抗疫

合肥天斐文化传媒是一家在合肥市庐阳区逍遥津街道落户5年的企业,得益于街道、社区的大力扶持,企业不断发展壮大。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争中,企业党支部认识到孩童是社会群体中较为弱小的一部分,在了解到幼儿园老师和孩子们的实际需要以后,6月18日天斐文化传媒党支部向合肥市直属机关幼儿园捐赠了口罩及免凝胶洗手液等物资。园长谢晓明代表学校接受了捐赠并致以真挚的感谢,浓浓的真情弥漫校园。

谢园长表示:这些物资有效的缓解学校筹备疫情防控的物资压力,学校会严格管理捐赠的抗疫物资,做到物尽其用,全部用于校园防疫抗疫,全力做好校园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以及消毒工作。

爱心感恩 政府企业互帮互助

“我们企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帮助扶持,当下正是防疫战疫的关键时期,正是我们作为企业需要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的时候”天禧运营CEO张斐说道。

“今年省里开展了“四送一服”双千工程集中活动,逍遥津街道人大工委赵晓明主任和拱辰社区党委吴霞书记在企业走访过程中,深入我们企业内部,了解疫情下我们企业的困难及需求,快速切实的帮助我们协调解决经营中的难题。在这次疫情期间,公司也得到了街道和社区全方位、多频次的“关爱”,除了每日疫情防控指导督查,街道和社区还帮助我们企业梳理申请市、区惠企政策,让我们企业得以快速复工复产减少损失,走出困境,恢复与发展并举。疫情当前,我们企业更应该承担社会责任、反哺社会,这是我们应该要做的。”

勇于担当 发展越好责任越大

5年前,我们作为一家互联网+的创新性企业选择落户庐阳区,在了解企业情况后,逍遥津街道和拱辰社区主动靠前服务,不定期调研,“问诊”企业难题,统筹协调各部门全力支持我们的发展壮大。

多年来,逍遥津街道及拱辰社区秉承“企业家老大”理念,当好“店小二”,提供真心、暖心、贴心的服务。企业有困难反馈都是谁接待谁负责,第一时间回复、第一时间协调、第一时间解决,不但让企业驶入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快车道,还与来自辖区的其他企业家成为了“一家人”。在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大考中,政府防疫复工两手抓,护航企业经济复苏;企业第一时间踊跃捐资捐物,用行动诠释责任担当,政企携手,团结一心,为实现“双战双赢”注入了强大动力。

街道和社区给企业提供的良好营商环境是企业发展的优质土壤,四送一服双千工程是企业复产的定心丸。一个企业成长的速度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府所提供的帮助和支持。作为企业,吃水不忘挖井人,发展不忘好政府,对政府最好的感激方式就是一方面不断加大投入,快速发展,创造更多经济和社会价值,解决更多就业问题,另一方面就是积极主动的反哺社会,让非公企业也成为区域政府组织在抗疫事业和公益事业中一只不可或缺的力量。

涓滴之水成海洋,社会大爱铸希望。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争中,政府、企业和社会,三者联动共同努力,让城市在按下重启键以后快速恢复发展,为社会经济发展注入强大发展动力。

相关推荐

是时候,给你的房租减负了!

据有关统计分析,目前我国大概有1.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这当中以新就业的大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为主要群体。从长期需求来看,我国租客群体偏年轻化。众所周知,“高额押金”、“高额中介费”,“带看费”等各种费用,一直是压迫在所有租客身上的巨石,可大部分房源都掌握在房产中介手里,不通过中介租房又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即使租赁体验感较差,费用也较高,很多租客还是会通过第三方中介来进行租赁。传统租房交易中,服务长期缺失,也逐渐爆出服务质量差、欺诈、乱收费、信息虚假等问题,传统中介平台在服务参与过程中保障不够。这些问题直接刺激消费者寻求新的租房体验。在问题与需求双重裹挟下,如何打造满意的租房体验十分关键。而租客网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痛点,所以率先采取措施,解决广大租客在租房过程中面临的问题。租客网力争在租赁上打造极致消费体验平台,在解决市场“虚假信息”等痛点的基础上,提出了“单边收费”。所谓的租客网“单边收费”就是房东与租客达成交易后,租客网平台只收取房东单方面的费用,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从看房到入住,除了租金之外,租客无需支付任何费用!作为国内第一个在房屋租赁中提出“单边收费”概念的平台,租客网无疑是为部分“乱收费”的中介及平台做出了表率。不论是房屋中介还是租赁平台,都是充当着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信息连接者,通过信息匹配达成交易后,从双方获得部分费用,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中介费”。而租客网这个大胆的尝试,对于全体租客来说更是一个减轻租房负担的好机会!从高额中介费及多项费用,到租客网“单边收费”,租客网正在变革着整个租赁生态,其核心是保证租客拥有全流程高品质的租房体验。所以想要实现精准匹配,仅靠中介的力量很难达成,必须依靠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机制。而作为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官方平台的租客网,在“单边收费”、“信用体系”、“租客安全”等相关平台功能的支撑下,显得更具优势!可以预见的是,在租赁行业拥有最广泛受众群体租客网必将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新独角兽,为所有租客带去更便捷、实惠的租赁体验!

2020年05月13日 14:37

搞生鲜零售就是一场“红海行动”,你愿意吗?

有钱有势有想法,却未必能够在生鲜零售领域势如破竹,这或许是盒马鲜生告别福州市场给人最大的启示。2020年5月7日,盒马鲜生在福州最后的两家门店关闭,暂别福州市场。不过,即使盒马离开了,永辉、沃尔玛、大润发、朴朴超市等零售品牌依旧要在这座“新零售之都”继续鏖战。只是新零售之都少了新零售的始作俑者的身影,无论如何有些让人唏嘘。从盒马层面,肯定会强调关店开店不是很正常嘛。更何况盒马或许也碰到了竞争对手的强势封锁与围追堵截。不过,换个角度看问题,盒马从出生至今,也有着令同行羡慕不已的独特优势。第一,财大气粗,每一家门店的初始投入都是高标准高投入;第二,在流量方面有阿里巴巴提供流量的支持。第三,模式新颖,一出生就是全渠道,30分钟生鲜送货上门。即便如此,盒马还是退出福州,这一事件的意义,对于盒马是小事,对于行业是大事。一句话,在2020年,由于疫情带来的生活方式的改变,很多商超零售企业都获得了意外的增长,这种增长究竟是不是可持续的?这一年,各家企业究竟应该乘胜追击,还是想一想巴菲特的名言——“别人疯狂的时候我恐惧”?这个问题,关乎整个生鲜零售行业未来两三年的格局与走向。抢椅子与占坑受疫情订单(营业额)的大幅增加的鼓励,很多生鲜零售企业以及商超企业,在今年选择逆势扩展。比如叮咚买菜最近进入北京市场;合肥的生鲜传奇开始进军全国市场;2019年底完成新一轮融资的钱大妈,于2020年3月在疫情中心武汉开出了当地第一家门店,继续扩张进入新的城市。在上市的商超零售龙头中,对于行业走势和战略选择也有明显分歧,对比一下大润发和永辉2020年的发展计划,可以发现,前者保守,后者激进。在虎嗅看来,大家对于形势的估计未免有些乐观。须知,以生鲜为核心品类的零售业,从来都是一场红海行动,你有思想准备吗?现在生鲜零售行业的格局,打个比方,像我们很多人玩过的一个游戏——抢椅子。很多公司年会上,我们都见过这个场景,假设台上有7个人,有6把椅子,音乐响起,大家绕圈走,音乐停,坐下,必然有一个人出局。抢椅子的游戏,椅子与人的比例始终是N+1,保证每轮只有一人出局。生鲜零售的格局比这残酷得多,不存在N+1的对应关系。搞不好,大家几败俱伤也有可能。疫情期间,从政府到投资人,再到从业者以及消费者,都意识到了零售业特别是提供生鲜的商超业态是城市生活的基础设施,地位十分重要,这是一次观念上的普及与进步。但是问题的另一面,一日三餐是刚需,刚需一方面意味着需求的普遍性,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一定条件下需求的稳定性,不存在流量玩法下爆发性增长的可能。就像好邻居总经理陶冶先生举的例子,一日三餐不可能因为你搞促销,就变成一天吃五顿饭。有人能在双十一这一天清空一年的购物车,但是有人能在双十一这一天,把一年的饭都吃回来吗?其实影响生鲜需求的核心因素还是人口变迁,但是如果在一年之内的短周期来看,这种因素也可以忽略不计,因此,生鲜零售就是个红海游戏,在总量方面一定时间内是此消彼长,疫情期间很多零售连锁渠道包括前置仓业态订单大幅增长,除了饮食结构带来的变化,更多还是一种渠道转移,由传统购买渠道(比如菜市场)像新兴零售渠道转移。但是这种转移,从需求端来看,也是一个漫长的迁移过程。而从供给端来看,扩张不扩张,一方面是看企业根据自己实际的战略选择。最近徐正在每日优鲜成立五周年之际发了一封信,信里说,他还指出,上半场拼模式,下半场拼内功。线上生鲜零售或许会比线下零售集中度要高一些,但是也不存在赢家通吃。换句话说,谁如果总想要在这个市场一家独大,干掉对手,或者鼓吹什么终极模式,都是徒劳。这个表态和当年徐正督战上海时似乎变了画风,特别是叮咚买菜兵临城下,过了百亿规模门槛的每日优鲜,反而谨慎了许多,一副占坑守成的心态。每日优鲜方面也表示,对于对手早期的补贴策略,不会跟进。不过,谨慎的不止是每日优鲜,还有大润发。要知道,今天大润发是有理由高调扩张的,在高鑫零售的2019财报里,正式宣布了线上生鲜电商实现全面盈利的消息。但是高鑫零售仍旧坚持“小心驶得万年船”。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2020年大润发的主要任务之一,是继续重构50家大卖场。同时做小业态探索,简单说,是一手抓存量进行改造,降本增效。一手做社区业态尝试。高薪零售首席执行官黄明端与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一个60后,一个80后,但是在生鲜零售的2020攻略这件事上,前浪与后浪不约而同的认为,效率问题才是生鲜零售关乎生死的问题。全渠道、小业态都不是救世主当然,没有人喜欢红海搏杀,所以才有人提出蓝海战略,号召大家跳出红海,另辟蹊径。但是非常抱歉的是,生鲜零售从市场空间的角度,本质上是不存在所谓蓝海的。所谓蓝海,用经典销售理论讲,就是让没有鞋子的人穿上鞋,让不喜欢戴帽子的人戴上帽子。对于瑞幸而言,那就是让不喝咖啡的人喝咖啡,几乎把咖啡馆做成了公益项目,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而生鲜零售即使有增量,那也不是“让不吃饭的人开始吃饭”,这显然是荒谬的。而且不结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吃素的人越来越多,所谓的人口红利也是有限的。很多企业可能会有不同意见,特别是这两年,线下零售企业开始线上化,开始做生鲜的O2O,这难道不是增量吗?对于一个企业的盘子而言,这当然是你的增量。但是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你的生鲜O2O,和线下的用户群重叠度有多高?换句话说,你是不是把本来有可能到店消费的用户,赶回了家里,让他们去网上下单,然后你再风尘仆仆的送过去?这相当于是自己的流量左手倒右手。第二个更严重的问题是,生鲜O2O与传统电商一大区别是,由于配送时效短、加上预处理的需求,很多商家都是自营配送,那么,配送这本帐算得过来吗?随着新零售的进行,生鲜零售O2O逐渐成为标配,越来越多的用户被教育习惯网上下单,坐等送菜上门。但是,对于很多企业来说,这也可能是一个新的“坑”。核心问题之一在于履约会产生额外的成本,而生鲜零售的客单价能否保住足够的毛利空间,以覆盖额外的成本?生鲜零售发展至今,大家越来越意识到,高客单的重要性。生鲜零售是天然的高频低客单价,要保证毛利空间,客单价必须要上去。每日优鲜方面表示,根据目前行业摸索的共识,每单70元客单价是一个及格线,100元每单则可以保证订单毛利。由于配送到门,加上品类的不断调整,使得前置仓模式中,用户有可能做一些集中采购,囤积部分日常用品。疫情使得前置仓企业获得了低成本的流量以及大量新增用户,以及客单价的提升。每日优鲜在疫情期间客单价冲到了平均120元。招商证券在调研报告中表示,每日优鲜疫情期间的毛利率达到了30%,毛利额高达36元。据虎嗅了解,疫情平稳后每日优鲜有所回落,但是仍旧能保持100元左右,每日优鲜也宣布全国范围内实现了正向现金流。线下零售商中,大润发表示自己的生鲜电商客单价一直在稳步提升,但是未见公布具体金额。进入2020年,mini业态兴起,除了品类核心定位在生鲜外,mini业态另一个特征就是双线通吃,可以到店可以到家,盒马侯毅先生甚至称之为生鲜零售的终极模式。永辉超市也是mini业态的积极布局者。究其原因,是mini业态的拥护者认为,这是目前最能结合前置仓与线下超市优点的业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社区生鲜店的客单价并不高。根据CCFA发布的《2018社区生鲜调研报告》,统计了全国74家样本企业,计算相关数据均值,描绘出社区生鲜的整体画像:门店面积约314平米,日均销售额1.7万元,客单价23元,生鲜销售占比高达53%,生鲜毛利率19.6%,生鲜直采比例27%,生鲜损耗率8%。请注意,到店的客单价居然仅为23元(平均了一线和低线城市),仅仅比便利店高一点。而在门店配送订单方面,有社区生鲜企业表示在30-50元之间,也没有达到前置仓企业发展早期60元客单价的生死线。另一方面,永辉超市2020年第一季度关闭74家mini店的事实,也说明,这个新业态还是个“小朋友”,它的成长成熟,都需要时间。曾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坪效的角度看,小店的坪效也没有办法和大卖场相比。因为生鲜社区店一方面核心品类更加聚焦和突出,但是同时也失去了不同品类相互打掩护,特别是相对高毛利的日百品类均摊拉高整体门店毛利的可能性。对于社区生鲜店的发展,主打这一业态的生鲜传奇董事长王卫曾经讲过,小店其实比大店难做得多,因为“容错率”太低。他还指出,客单价高低不是在消费者面前堆更多品类就能解决。其实涉及定位、选品、供应链、运营等方方面面的东西。红海中的蓝海思维其实,很多企业做全渠道,一方面是也希望能够在红海中找到蓝海,在存量中找到增量。另一方面,是觉得全渠道是数字化的必经之路。从整个零售业的发展来看,全渠道确实可以说是数字化的路径之一,但是是否是必要条件,业内其实都有争议。可以举出最大反例是,在北京市场,行业内普遍认为首航超市的生鲜做得好,精细化程度很高,一年在北京市场也有几十亿元的销售额,但是直到疫情期间,首航也没有进行线上化的探索。首航超市创始人刘意华是一个谈起商品来滔滔不绝的人。在他的带领下,首航更强调的是生鲜商品的精细化,希望能够在2020年实现生鲜真正的单品管理。比如,一天销售结束,首航超市可以知道自己黄瓜这一单品卖了多少数量,挣了多少金额,黄瓜们的毛利率是多少?这个思路,实际上已经打破了“零售商”过去以门店为核心进行核算的思路。徐正在公开信中有个表达,每日优鲜要“将整个业务价值链条分解成一个一个最小颗粒度的运营动作”,这句话可能拗口,但是上述黄瓜的例子也可以是注脚之一。前置仓业态也不是全渠道。每日优鲜合伙人兼COO孙原则认为,全渠道目前更多的是一种流量上的增量,但是能不能真正带来效率的提升,则是另一回事。对于每日优鲜而言,从运营角度看,提升仓的作业效率是目前进一步打磨模式的重中之重。从仓内来看,目前效率还是不错的,“每人一天的打包的效率是在120单到150单的样子,然后一单的客单价是100块,这样一个人一天的产出其实是1万多块钱,一年其实就相当于是300多万元了。”孙原介绍说。需要突破的是仓外的配送效率,孙原指出,商超的人工成本大约是10个点左右,前置仓要做到配送费的人工成本控制在5个点内,加上仓内成本和大仓成本,总成本控制在8-9个点,这样前置仓的人工成本不会比超市更贵,而仓租金又低于门店。整个模式就可有盈利的可能。而对于前置仓而言,重要的则是继续丰富自己的品类,进一步抢占用户的钱包份额,这才是存量中的可变增量。也就是说,即使不能改变消费者消费生鲜的总量,但是可以改变他钱包中消费生鲜品的结构,进而通过自己的优势品类,去占领消费者心智。她还指出,生鲜零售与一般电商不同。比如服装产业之所以非常适合电商,是因为服装行业毛利高且连接成本高,电商可以极大的降低连接成本(获客成本)。而生鲜零售的刚需属性,使得其连接成本并不很高,但是属于低毛利。意味着必须要向供应链成本要效率,只有真正优化降低供应链成本,才能在低毛利的品类中获得足够的毛利额。而在这方面,模式本身并不是决定因素。“如果定价定的不准,10个点没了,然后损耗控制不好,10个点又没了,然后人工效率控制不好,房租谈贵了5-6个点,其实每一个环节产生的效率的抖动,都可能超过你模式本身带来的增益。”孙原对虎嗅表示。所以徐正在公开信中也表示,练拳不练功,到头一场空。这个功指的的就是作为一个零售商的内功与本分。他认为,生鲜零售的百亿规模也只是小组赛,2020年即将迎来的是淘汰赛。从这一点上来说,已经实现生鲜电商盈利的大润发,对2020年采取了比较谨慎的态度,并非偶然。一方面,黄明端认为,经过改造,大卖场这一业态,仍旧能焕发新的生机。数字化的改造使得大润发看到了效率提升的成果。这里说的数字化,包括前台后台管理上的一系列动作。另一方面,疫情的影响以及生鲜零售竞争环境的激烈变化,还有消费者选择的多样性,都使得生鲜零售赛道始终是鲜花与荆棘共存,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就如同高鑫零售在2019年年报中所讲,对于2020年,“我们会在种种不确定性中持续寻找确定性。”

2020年05月12日 11:58

租客网:长租公寓的饼又大又香,但是吃起来可不太容易!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9日 14:52